聚氨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读中国石油企业的拉美机遇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15:35:21 阅读: 来源:聚氨酯厂家

解读中国石油企业的拉美机遇

编者按:1993年,中国石油企业迈出了“走出去”的第一步。20年间,中国海外油气业务走过了一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不平凡的发展道路,投资模式也从早期以上游小规模石油开采为主,逐渐发展成为遍布全球、综合配套的多元化发展格局。

中国页岩气网讯:如今,世界能源格局正在经历一场持久而深刻的变革。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海外油气业务必须抓住全球能源变革带来的新机遇,提升国际市场竞争力,增强话语权,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秘鲁项目:1993年10月,中国石油中标秘鲁塔拉拉油田第7区块,1994年中标与其相邻的第6区块。2003年7月,中国石油与秘鲁石油公司签署1AB/8区块项目合作协议。2007年,中国石油启动111/113区块地震采集工作。

委内瑞拉项目:1997年6月,中国石油中标委内瑞拉卡拉高莱斯和英特甘博油田,合称陆湖勘探开发项目。2007年,中国石油在苏玛诺油田从事勘探开发活动的权益被转移到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合资的苏玛诺石油公司。2006年8月,中国石油与PDVSA签署联合开发奥里诺科重油带胡宁4区块合资框架协议。

厄瓜多尔项目:2003年8月,中国石油与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亚马孙11区块经营权转让协议。2006年年初,由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合资成立的安第斯石油公司获得厄瓜多尔政府的正式批准,成为油田作业者。

近几年,拉丁美洲能源界风起云涌。先是在2007年至2008年,巴西石油公司在巴西桑托斯深水盆地盐下层序连续发现超大型油气田,后有阿根廷政府将YPF公司收回国有,以及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去世等重磅消息。10月21日,中国石油、中国海油、道达尔、壳牌中标位于巴西东南部海域一处深海盐下层石油区块。中国石油企业正努力使自己成长为拉美石油市场上的重要角色。

本期嘉宾

王震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院执行主任

穆献中 北京工业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教授

吴心伯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资源民族主义的忧虑——

王震:巴西里贝拉区块的竞标引发巴西国内示威者抗议,原因在于这次竞标采用的是产品分成制,而非矿税制。根据产品分成制的规则,中标企业(或联合体)须将在标的区块开采所得原油的一部分交给巴西联邦政府,也就是说,上交巴西政府后余下的原油由中标企业获得(联合体则按照股权比例进行分配)。

勘探结果表明,里贝拉区块油气总储量约在260亿至420亿桶之间,其中实际可开采量占总量的30%,即80亿至120亿桶原油。较为确定的资源储量使联合体在此次合作中获得原油分成所需承担的风险非常小。因此,部分巴西舆论认为,此项目更有利于联合体获得数额巨大的份额油,巴西政府同意签署这份合同无异于变卖本国石油资源。这也加剧了人们对这一地区资源民族主义情绪的忧虑。

美国势力的政治考量——

王震:地缘政治风险的确是海外项目评价的一个重要因素。事实上,不止是拉丁美洲,有石油的地方就有地缘政治纷争。中东地区连年不休的局势动荡就是这一因素被放大到极致的典型案例。然而,这并不代表地缘政治风险在全球所有地区都是绝对主导因素。

石油工业发展至今,已成为一个国际化特征显著的产业。不同国籍的跨国石油公司之间成功的合作案例数不胜数。即便拉丁美洲被称为“美国的后院”,但美国在物理距离上的先天优势对我们来说并不一定等同于威胁。事实上,中国石油企业在秘鲁、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玻利维亚、阿根廷和巴西等多个拉美国家均有投资项目。

我认为,中美两国存在着广泛共同利益。在拉美油气投资方面,中美双方也是合作大于竞争。而且,通过公司与公司、公司与政府、政府与政府等合作模式的多元化,可以有效降低地缘政治风险。

穆献中:美国一直将石油资源视为生命线。早在1980年,时任美国总统卡特就曾宣称,任何企图阻碍从中东波斯湾地区向西方欧美输送石油的敌对势力,都被视为美国“生死攸关”的核心利益威胁者。这条被称为“卡特主义”的不成文规则几十年来一直主导着美国的海湾政策。两次美伊战争其实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争夺中东石油资源而进行的战争。

从供需分布、区域分工、产业竞合等任一方面来分析,美洲地区总体上都可以说是一个“自成一体”的油气产业综合系统。在供需布局和区域分工方面,有加拿大、委内瑞拉、巴西这样的传统油气资源生产和潜力大国,还有美国这样的油气生产和需求大国;在资源分布上也形成以美国为中心的“南北互补”、油气递补、上下游协调均衡的发展特色。因此,拉丁美洲被称为“美国的后院”,不仅在于美国有物理距离的先天优势,还有战略布局的后天补充。对中国来说,以美国为主导的地缘政治风险仍是拉美油气投资必须考虑的主要因素之一。

然而,近几年美国实施能源战略转型,为中国石油企业创造了进军拉美的历史新机遇。

因石油而起的两次海湾战争及阿富汗战争,使美国深陷国际社会的讨伐声中难以自拔;美国长期以来采取高能耗的经济增长模式也使其在气候问题上承受巨大的国际舆论压力。在此背景下,奥巴马总统上台以后,美国政府开始反思:这种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海外石油资源的能源战略是否真正有利于美国发展,有助于维护其霸主地位?

显然,美国政府的答案是否定的。“页岩气革命”为其能源战略转型创造了契机。美国利用其技术创新优势,开始转向包括本国非常规油气资源和可再生能源在内的新能源开发。而这正是中国石油企业进军拉美的绝佳机遇。

当前,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跨国石油巨头的发展重心均已回归美国本土。中国石油企业恰好可以借此时机进行新一轮战略布局。要从政府和企业两个层面同时深化中拉能源合作,积极参与委内瑞拉重油、巴西深水等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进一步增强中国的影响力。

吴心伯:不仅是在拉丁美洲,也不单是油气资源,讨论中美两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双边或多边合作,政治因素都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

当然,随着美国页岩油气产量的激增,不排除中拉能源合作乃至中美油气合作顺利推进的可能性。但由于双方在意识形态、战略目标等政治议题上的巨大差异,以及同为大国带来的警惕,我认为,今后中美关系将更多呈现出竞争态势,作为重要战略物资的石油双边或多边的合作对话也不太可能一帆风顺。

质量效益与战略布局的平衡——

王震:针对这个问题,目前普遍存在一个认识误区,即认为中国石油企业“走出去”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油气资源以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因此并不考虑具体项目的赢利能力,事实并非如此。

1993年,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同一时期,中国国内石油产量出现下滑。中国石油企业从自身发展战略出发,决定走出国门,进军国际石油市场以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尽管1992年国家就已提出“走出去”战略,但当时外汇储备只有约200亿美元(1992年1美元可兑换5.515元人民币),不可能对企业“走出去”提供有力的资金支持。在外汇储备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中国石油企业以小项目为起点,以低价格、低利润开辟海外石油生产基地,开拓发展空间。

2000年开始,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开始大幅攀升,当年超过30%。在此背景下,我国正式将“走出去”战略上升至国家层面,三大石油企业海外投资目标也由此变为保障国家石油安全。

至今,保障石油安全依然是石油企业“走出去”的核心目标,但这不代表海外投资的质量效益发展并不重要。实际上,这两者不但不冲突,反而相辅相成。

石油安全直接体现为石油贸易能力,即能否获得并维持稳定的石油进口来源。那么,保障石油安全就需要石油企业有强大的市场竞争力尤其是贸易能力,而石油贸易能力以跨国投资能力为基。具体来说,石油企业具有强大的跨国投资能力说明其拥有大规模作业产量,这为国家提高石油贸易能力提供了物质基础。而国家石油安全得到保障,也就意味着企业有以质量发展、经济效益为出发点的空间和余地,并可在具体项目的竞标参与、生产经营过程中进一步提升国际竞争力。

穆献中:就中国而言,拉丁美洲始终是重要的油气战略产地。从当前国际大环境来看,拉丁美洲部分国家油气投资环境总体对中国较为有利,如委内瑞拉、巴西。但基于美洲整体油气产业布局、国际政治现实及未来大趋势分析,拉美地区油气产业投资环境很可能会发生变化,且变化程度尚难预测。因此,对于中国这个远离拉美的外来投资者来说,在这一地区进行油气产业布局和投资还是慎重为好,最好是追求“短、平、快”的油气产业发展模式。

中国石油企业要以此次巴西东南部海域合作项目为契机,把握拉美甚至全球海洋石油发展机遇和合作可能,在深水油气技术研发、装备制造、项目管理及跨国油企合作模式等方面积累经验,为中国石油企业综合化和全球化发展战略打下坚实基础。

责编:王亭亭

石家庄青田石价格

杭州河北高阳毛巾厂

河北CT在线红外测温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