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9:57 阅读: 来源:聚氨酯厂家

“为什么……为什么……”

阮君悦挣脱穆琰,歇斯底里地吼起。

被最爱的人背叛伤害,原来是这么可怕。

阮君悦整个身子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抖,终于两腿一软摊倒在地。

她像是死了般,毫无生气。

穆琰把她对生活仅剩的一点希冀都抹杀掉了,比起叶楚凡的残忍,有过之而不及。

叶楚凡不过是囚禁了她的人,而她的生活仍旧按她自己的轨迹走着,而穆琰却将她此生最珍贵的一份记忆撕成了碎片。

何其残忍血腥?

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竟是这种感觉!爱不得,恨不得,你让她怎么办?

穆琰见她眸底盛满了绝望,心痛得不能呼吸.他何曾想过要伤她,只是这件事太出乎意外,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不知那人是谁?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所有事情都抢在他的前头,打他个措手不及。这样强劲的对手,他想不出除了叶楚凡还能有谁?

其目的就是要让他知难而退,远离阮君悦。可他哪里能舍得下她。

悦悦我该拿你怎么办?

穆琰伸手过来扶阮君悦,阮君悦却像看到一块令她作恶的腐肉迅即撇过眼。

继而缓缓爬起,一点点往外走。

穆琰不放心,生怕她想不开,不放心地追上去,将她拥进怀里说:“悦悦,原谅我!其实我原本只是想帮你,谁料到会出了这等岔子!这事我已在暗中调查,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阮君悦身躯一僵,从穆琰的话里隐约听出事情出得蹊跷。

“你是说有人从中动了手脚?”

她眸里噙着泪水,楚楚可怜,瞧得穆琰心都快碎了。

“是!这份案子从头到尾都是我亲自在跟!中间不过是派Amy出面与你联系!”

“Amy!”阮君悦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情不自禁地抖颤,心里像被扎了根暗刺,瞬间痛起。

一把揪住穆琰的衣袖认真地说:“那你有没有怀疑过是Amy?”

穆琰望着这对痛不欲生的瞳仁,隐隐觉得她心底早有了怀疑,就顺着她的话说:“你是说Amy有问题?”

阮君悦垂下眼眸,居然有点失望,不悦地挣开穆琰,开口说:“我只是觉得她太像一个人!而且她跟叶楚凡在一起的时候都在有意无意地向我挑衅!”

见穆琰不开口,阮君悦继续说:“或许是我太敏感了!可是她那样对乐乐,让我不得不怀疑她!你知道吗,若不是她那天强行带走乐乐,乐乐她也不会……”

阮君悦说到这,情绪再度失控,泪水滚滚而落。

穆琰感到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或许是他太信任Amy.

“Amy跟了我五年,之前一直都挺忠诚!如果这件事真跟她有关,我会给你个交代,绝不姑息!”

“不劳你了!”

一声怒喝声响起,只见叶楚凡从车上大步走来。一张俊脸映着路灯光,早已凝结成霜,也不知他呆在车里坐了多久,看了多久,终于在两人谈到Amy的时候冲了出来。

阮君悦以为叶楚凡这个时候冲出来定是想为Amy出气,毕竟Amy是他的新宠,又与王素菲长得这么像。

然而等了许久并没见叶楚凡提到Amy半个字,只是大步上前攥住阮君悦的手说:“跟我回去!”

阮君悦脸上的泪珠还挂在脸上,这样狼狈可怜的她,让叶楚凡看了有些恼火。

原来她也有脆弱的时候,只是这种脆弱唯有在这位旧识的面前才会显现,平日她伪装得比小强还强。阮君悦啊,要怎样才能剥开你的外壳,找出那个真正的你。

见手被叶楚凡攥着,阮君悦眉头蹙紧,挥手挣脱。

“我自己能走!”

说时朝叶楚凡的车步去。

叶楚凡勾嘴偷笑,这样倔强的阮君悦才让他放心。

回首冲一旁呆愣的穆琰又说:“感谢穆总今晚的款待,叶某代夫人以表谢意!”

说时追着阮君悦跑去。

阮君悦自顾自地上了叶楚凡的车,心里却堵得慌。

她之所以跟着叶楚凡走,不过是想让穆琰死心。

她伤穆琰太深,此生已还不清。哪怕这件事真是穆琰做的,她仍狠不下心恨他,到底是她欠了他。

泪水不时滑落,她用手背偷偷拭去,深怕叶楚凡看见了取笑她。

这一路叶楚凡出奇的安静,只是俊脸一直板着,隐隐有风暴潜伏。

待车子驶离一段路,阮君悦冲叶楚凡说:“我有点不舒服,今晚就不过去了!你在前边停车吧!”

叶楚凡哼了哼,不但没停车,反将油门一踩加速起。

跑车一路呼啸,风驰电掣地行进。

阮君悦承受不了这样极限的车速,连内脏都快迸出,伸手揪住叶楚凡的一角衣袖说:“喂!叶楚凡,你想死,大可找个愿意陪你殉情的,犯不着拿我垫背!”

“阮君悦!你他妈给老子闭嘴!”叶楚凡心底压抑许久的怒火终于一触即发。

想他一下班就兴致勃勃地赶回家,想陪她一起吃晚饭,可左等右等这女人不但没按时回家,还跟旧情人在这约会,两人拉拉扯扯,卿卿我我,真当他叶楚凡是死人!可恶!

握着方向盘的手攥得紧紧,眉头一拧,油门瞬间加到底。

“嗖”一声呼啸,速度堪比火箭。

眼看就要撞上前面的车,阮君悦吓得连连深呼吸,闭眼,嘴里不停的骂起:“叶楚凡,你个神经病,混蛋!你想死,我还没活够呢!”

叶楚凡听闻叫嚣,付之一笑,居然半点不受干扰。

车子越过一个又一个路段,直至平安驶到家门口。

一个急刹,车子稳稳停下。

阮君悦抚着惊魂不定的心脏,扬手就想给叶楚凡一拍掌,偏偏叶楚凡早有准备,在她抬手的那会瞬间钳住。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说时将她的手狠狠往边上一扔。又见她早已急红了眼,楚楚可怜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痛。心间一软,用指腹抚了抚那张彤红的脸颊说:“别忘了我们间的约定,这一个月内,若是你有任何让我不满意的地方,那么协议自动作废!”

说时大步下车。

直把阮君悦气个半死。

见他已掏出钥匙开门,脱下一只高跟鞋朝他扔去。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今天有事更晚了,还有一章要晚些了哈!根据调查下来的情况,还是选择我们的叶老板吧,比竟他是乐乐的老爸。至于小穆同志,本人也会给他个满意结局的哈!一会再见!

湖州市电子厂洁净棚定制

矿用混凝土湿喷机混凝土纯湿喷机

无尘工作棚贵阳超净工作间净化棚

秦皇岛弱电工程CGCT玻璃钢管电力传导性能

护栏不锈钢立柱梅州市现货供应镜面不锈钢立柱源头工厂

二手伊莱克斯管式杀菌机43T

东莞科士达机房微模块青岛微模块化机柜

液压式抓斗清污机广西液压清污机

福建40乘60面包管面包管生产厂家馒头管

马鞍山国家电网CPVC电力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