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页岩气隐性高门槛-【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36:37 阅读: 来源:聚氨酯厂家

页岩气隐性高门槛

中天城投(000540.SZ)董秘李俊最近非常关注国内页岩气产业的发展,今年6月底,他刚飞到上海参加一个页岩气论坛,“正式、非正式的页岩气会议我们都在积极参加,还参加了国土资源部页岩气第二轮探矿权投标的意向调查。”李俊对财新记者称。

一家房地产公司想要涉足页岩气开发,看上去令人困惑。其实,之前在贵州锰矿、煤矿等领域有所涉猎的中天城投,对页岩气的关注始于四五年前。“这次(第二轮页岩气招标)既然不限制,我们就去看看热闹吧。”李俊说。

不仅是房地产公司对页岩气感兴趣。7月17日,一位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工作人员对财新记者透露,目前递交第二轮页岩气招标报名申请的内资企业约有75家,“来投的企业类型五花八门”,除了油气、电力、煤炭等传统能源类公司,还有来自房地产业、投资业以及地质勘查业等行业的公司。两个月前,国土资源部启动了第二轮页岩气探矿权投标意向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出的市场热情超过预期。

国土资源部油气中心副主任张大伟对财新记者称,页岩气第二轮招标的具体时间还未最后确定。国土资源部先前抛出的第二轮招标条件并不高,引发了众多企业,尤其民营企业的兴趣,将页岩气视为一场难得的资源盛宴。近期各路企业或与外资公司谈判合作,或与地方政府结成战略同盟。在北京,每月至少都有一场与页岩气相关的会议举行。

但据财新记者多方采访发现,受既有矿权利益掣肘,空白区块的页岩气开发空间十分有限,80%的重叠矿权仍掌握在几大油气央企手中。同时,缺乏页岩气开采经验的国内公司,在与外资合作方面政策尚不明朗。这些都对页岩气多元主体的进入设置了隐性的高门槛。

空白区块有限

页岩气探矿第一轮竞标是邀标制,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联煤、河南煤层气和陕西延长六家有资格参与竞争。5月17日,国土资源部抛出了第二轮页岩气招标的投标人资质条件:注册资金在人民币3亿元以上的内资企业;具有石油天然气或气体矿产勘查资质,或已与具有勘查资质的企事业单位建立合作关系;应为独立法人,不得以联合体投标。

看上去,第二轮竞标门槛相当低。据财新记者了解,竞标的有大型油气央企,例如三大国有石油公司和中联煤;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一直苦于没有国内上游区块的油气公司,央企如中化集团,民企如新疆广汇;还有一些地方国企,做地质勘查研究的机构,做油气设备或服务的公司,甚至如中天城投这种有一些探矿采矿经验的房地产公司,都纷纷向国土资源部表示了投标意向。

有意向参与投标的企业数量之多超出了国土资源部的预期,以致于接受财新记者采访的多位国土资源部人士均表示难以记清具体企业名称。

不过,上述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这次意向调查是调研性质,并非正式第二轮投标,国土资源部的想法是做一次摸底,看有多少家企业想做页岩气。“这次没报名的,招标时有可能来投;这次报名的,招标时也可能不投。”他透露第二轮国土资源部提供的区块将比第一轮大大增加,数量可能达到20块左右,涉及贵州、重庆、湖南、安徽、江苏、陕西等省市。

张大伟则告诉财新记者,第二轮招标区块仍为无重叠矿权的空白区块。因此,页岩气成藏条件较好的四川很可能无法进入第二轮招标区块,原因可能涉及到中石油和中石化在四川拥有的大量常规油气区块的利益。中联煤经营管理部主任李良告诉财新记者,国土资源部今年曾发文通知中石油、中石化和中联煤等公司,鼓励他们在其已有矿权的区块里进行综合勘探,开发页岩气。根据李良掌握的数据,上述公司已有的传统油气矿权覆盖面积很大,与中国普查的页岩气有利区面积重叠率高达80%以上,“三大油”每年只需保持最低的勘探投入就可维持区块的矿权。

这意味着,如果国土资源部拿出招标的区块仍坚持空白区块原则,那只能在中国页岩气有利区不到20%的面积中选取。“国土资源部希望把所有区块都拿出来,但做不到。”相关人士透露。

一位公司的总地质师还告诉财新记者,这些位于贵州、湖南、安徽、江苏、陕西的空白区块,大多没有做过前期地震勘探,因此开发起来工作量较大,商业风险也更大。

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和国家能源局3月16日发布的页岩气“十二五”规划,公布了中国页岩气产量目标是到2015年达到65亿立方米/年。

财新记者多方采访获知,中石化计划到2015年页岩气产量达到20亿立方米/年;中石油的产量数据对外保密,但据内部人士透露,其目标比中石化的20亿立方米/年要略高一点;中联煤则计划达到8亿立方米/年。

照此计算,留给其他多元参与主体的页岩气“十二五”产量目标量并不多。换言之,虽然国土资源部将页岩气定调为多元主体开发,但为保证页岩气“十二五”产量目标,可能还得押宝在中石油、中石化和中联煤等央企身上。

外资路径不明

国际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亚太区天然气研究中心主任加文·汤普森(Gavin Thompson),最近接待了多家有兴趣进入中国页岩气开发的外国公司。所有与他讨论这个话题的外资公司,开口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如何进入?”

汤普森指出,70多家对页岩气第二轮招标感兴趣的中国公司,大多没有油气产业上游勘探开发经验,更别说页岩气,因此他们需要与外国有经验的公司合作。但是在现有政策框架下,这些中国公司还无权与外资公司签署产品分成合同,因此目前的接触都停留在探讨合作可能性的阶段。

这的确是一些中国公司的烦恼。一位参与第二轮摸底报名的民营油气公司高管告诉财新记者,和外资公司签署产品分成合同,让外资来承担前期勘探风险,是中国公司非常愿意的合作形式,但具体合作方式的制度依据目前尚不清晰。“我们拿这个问题问过发改委和国土资源部,(他们)都说不出来如何操作。”

第一轮中标的河南煤层气可能正在遭遇外资合作方式的制度困扰。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河南煤层气公司考虑与外资公司合作勘探开发其中标的重庆秀山区块。但河南煤层气副总经理张宜生对此反应谨慎,向财新记者表示相关问题现在不方便谈。从河南煤层气官网的公开消息来看,澳大利亚水平对接井公司米切尔(Mitchell)、美国公司哈里伯顿都曾先后造访河南煤层气公司,“双方探讨了页岩气方面的合作事宜”。

但页岩气领域的中外合作也有先行者。中石油与壳牌石油公司在今年3月,就四川盆地富顺-永川页岩气区块签署产品分成合同,这是中国首个也是目前惟一进入产品分成合同阶段的中外页岩气合作项目。张大伟对此表示,中石油的对外合作是经过国家批准的。

对于常规油气,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拥有对外合作专营权;对于煤层气,对外合作经营权的主体扩大到中联煤和河南煤层气等公司;但是对于页岩气,目前尚无相关政策依据。据国土资源部人士透露,就产品分成合同在页岩气上如何实行的问题,商务部曾给国土资源部发函询问意见。

从政策层面看,页岩气已被确立为独立矿种,实行矿权的一级管理,但与外资合作方式上是否会有更大突破,是否会出台一份专门针对页岩气管理的规定,是业界关心的核心问题。据张大伟透露,国土资源部目前已有初步想法,并起草了相关文件,还未正式出台。

汤普森对此评论称,中国公司开发页岩气的积极性虽然较高,但很缺乏相关经验,如果在政策上不尽快明晰外资合作问题,那么很有可能会减缓中国页岩气发展的步伐。

上述国土资源部地质勘查司人士向财新记者指出,对外合作也需要防止不合格的外资公司“混进”中国。这个现象已在煤层气的对外合作上有所体现,有的外国公司拿了产品分成合同后,不认真开展工作,而去资本市场圈钱。

地方政府欲分羹

在这股页岩气热潮中,地方政府的角色颇为重要,但又处境尴尬。

6月26日,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与重庆市政府签约,成立国投重庆页岩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双方合作涉及300亿元投资。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签约仪式上表示,重庆页岩气资源含量丰富,已成为国家页岩气开发试点地区。在国投看来,与重庆合作开发页岩气,是抢占页岩气开发利用制高点的战略举措,一旦重庆页岩气开发好了,渝东南、渝东北有望变成中国内陆的沙特阿拉伯。

在此之前,华电集团与湖南省政府、华能集团与云南曲靖市政府分别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而已得到重庆秀山区块的河南煤层气,去年底也与重庆两江新区—渝北区人民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并与重庆地矿院组建重庆豫顺新能源开发利用有限公司,以豫顺项目公司的名义对秀山区块进行勘探开发,现正进入二维地震勘探阶段。

看来,想做页岩气,势必要与地方政府结盟。一位业内人士对此分析称,页岩气打井,涉及到征地、修路、水资源等问题,都需要地方政府给予方便,因此和地方政府搞好关系非常必要。

一位参与第二轮页岩气招标摸底的民企总地质师告诉财新记者,一些地方政府甚至绕过国土资源部直接向他们发出邀约。据他透露,西南一些省市的页岩气成藏条件好,地方政府手里有一些在中石油或中石化区块之外的小区块,面积很小,大约只有几百平方公里,与中石油或中石化区块的地质构造相同,因为做过前期地震勘探,所以商业风险较小,对他们来说具有很大吸引力。但这种做法能否得到中央政府的认可?李良告诉财新记者,去年以来,一些省市政府希望用矿权对外招商,形成自己的页岩气产业,但这个愿望很难实现,因为国务院已把页岩气定义为新矿种,实行一级管理,矿权不属于地方省市。

张大伟则明确告诉财新记者,地方政府自己划页岩气区块用来招商,是严重违法的行为,所有页岩气区块必须参与国土资源部的统一招标。另一位国土资源部油气中心人士表示,地方政府与各类公司签署的合作协议都是框架协议,相关企业需要通过投标得到矿权后才能实现与地方合作的想法。有业内人士尖锐指出,“这些(和政府签订的合作协议)都是废纸一张,毫无用处。地方没有矿权,怎么合作?”

国土资源部、地方政府和企业都盼望把页岩气的蛋糕做大,至于如何划分利益归属,目前各方都未表态。但一个最为迫切的问题是,页岩气需要多大规模的投资资金?何时才能收回成本?

李良则对财新记者说,他认为页岩气的经济前景跟煤层气相当,或者略差一点。因为中国的页岩气埋藏深,大约在4000米-5000米,而煤层气基本在1200米-1500米左右,煤层气用直井,一口井费用大约在200万元人民币左右,即使打水平井也不过1000万元人民币,而页岩气的一口水平井大约要花费6000万-7000万元人民币。

汤普森也指出,目前美国类似一口页岩气水平井的钻井费用大约是300万-400万美元,中国钻井费用要高3-4倍,因为没有现成的地面基础设施,钻井时间更长。但以美国经验来看,钻井成本能够随开发规模的增长快速下降。至于何时能收回成本,还要看终端市场的气价。目前中国气价高于美国,因此对美国公司来说具有吸引力。

壳牌(中国)非常规气研发主管余杰曾表示,目前在与中石油合作的四川富顺—永川区块,一口页岩气勘探水平井的成本大约是1200万美元,计划在短时期内将成本降低到400万美元。

李俊也向财新记者表示,“要是没有利润,什么都是假的。”他指出,如果纯粹做页岩气上游开采,不做整条产业链,就不具备大的经济价值。“可以投资分布式能源或加气站,或与城市燃气公司结成战略伙伴。”李俊表示,只有找到下游市场,做页岩气投资才有意义,“否则又进入中石油或中石化垄断的管网中,是没有意义的。”

Coursera视频为什么播放不了

蓝灯vpn

Coursera上市

免费的加速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