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子争地遭枪击10年7次被政府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8:47:10 阅读: 来源:聚氨酯厂家

女子争地遭枪击 10年7次被政府强制送进精神病院

10年7次被镇政府送进精神病院,更值得关注的是,这名“偏执型精神障碍”患者,是在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打针吃药半月后,才由县公安局出示鉴定的。

10年7次被镇政府送进精神病院,更值得关注的是,这名“偏执型精神障碍”患者,是在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打针吃药半月后,才由县公安局出示鉴定的。

2004年开始,湘西州花垣县团结镇老王寨村村民张治,因与矿厂发生土地产权纠纷遭枪击后,被镇政府在10年内,7次强制送入湘西州两家精神病院。

然而,这种至今医学界缺乏检测标准、界限模糊的精神疾病,却成了与张治一样的“偏执者”的梦魇。

胶纸窝棚藏身还被抓

“那个‘155’的人有来看过我。”张治不自觉地时常用手机头几位数来称呼身边的人,而非名字。

这10年里,每次进精神病院前,张治都要被缴通讯设备。没法和外人联系,她只能等待其他病患的家属来探望的时候,向他们借手机联系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我必须记住他们的号码。”直到现在张治对联系过的人的手机号码,基本都能脱口而出,一位不差。

2014年2月6日,弟弟张志稳求得政府放张治出院,告诉她,父亲已癌症晚期。

最终,父亲在当年开春的过世结束了张治最后一次在精神病院长达98天的住院期。

2014年春节前,政府要求再将张治带去精神病院,张志稳请求不要再关,因为“家庭没人照顾”。不久之后,张志稳因逃债出走,和张治失去联系。

“田地都荒了,也没法出去打工。”在家这一年,张治不知道今后该怎么生活。

几根木头架着蓝色塑料纸,像罩住地面上的杂物,其内1米高的空间就是张治母亲的住所。

张治在矿山上搭过一间木屋,宽敞许多,但母亲不愿意搬离。张治只好在这个“家”后又架起一个两米多高的空间,拉上电自己住。

“为了照顾母亲没法搬。”张治家在村口的转角,“也因为这里有其他村民,不容易被政府的人抓走。”

然而,在最后一次被带走时,镇政府人员还是来到张治家前。张治准备做饭,镇长麻清龙让她到地里看一看,有合适的就给她买下盖房子。

张治随其出门,一到地里,几个人一起将她抓上车,手铐一铐,从边城方向上高速,送到荣复医院。

“他们把我抬进去的,我喊,但周围没有人。”10月份,张治还穿着凉鞋,在身上衣服穿了两个多月后,政府派人送了衣服来。

相比之前住院的痛苦经历,这次还算短暂。

在2005年到2007年最长的440天住院期里,张治被同住的病人扯破衣服,要求院方赔偿,并打倒保温桶维权。

“医生就给我强行打电针,把我头撞到地上。”张治开始绝食反抗,医生最终将张治绑在床上强行输液,“我一下喊不出声了,感到心慌。”

“我开始害怕,后来不闹了,服从管理。”2006年9月2日,张治写下保证书:“我知道乱上访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我认为政府对我的处理是正确的,我知道错了……我保证服从政府对我的安排。”

然而,直到张志稳在2007年2月5日写下保证书,保证张治不去上访,张治才于次日被放出。

镇政府医院“解决问题”

从第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到2013年的最后一次,张治先后5次被送入荣复医院和2次被送进湘西州精神病院。

2004年,镇政府干部将张治约到县政府门口,答应为其解决问题,让她坐上车。

“当时我不知道,就跟着他们一路到了永顺,下车就被抬进医院。”张治被第一次送进湘西州精神卫生中心,被强行打针用药半个月后,院方始才为其做鉴定。

“他们就是问各种问题。”在2004年4月13日的精神疾病司法技术鉴定书上,委托鉴定单位是花垣县公安局,鉴定结果为“偏执型分裂症”。

然而,湘西州精神卫生中心工会副主席李祖林对重庆青年报记者表示,在送进精神病院后医生会先给其做鉴定,再决定是否要住院。

入院时,张治要求找人帮忙照顾下家人,但政府不让她打电话。

曾受委托给予她法律援助的湘西自治州武陵法律服务所副主任高永清表示,这份鉴定委托方非家属,而家属不知情,并不合法。

[请本文作者与本网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责任编辑:]

翘臀美女图

美腿玉足

美腿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