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沪证监局新年头号追缉令剑指国通管业

发布时间:2021-01-08 01:30:12 阅读: 来源:聚氨酯厂家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与7位自然人一夜之间成了中国证监会上海稽查局(下称上海证监局)新年立案追查的头号对象!

为什么?

《每日经济新闻》经过全面追踪调查后发现一个惊人的现象:在上海证监局点名披露的7人 (杨梅、张云静、黎峰、戴宿勇、邵洪兵、贺宪成和黄大银)中,绝大部分都有直接证据表明其通过注册的公司入驻国通管业(600444)(600444,SH)十大股东。同时被点名的还有上海政昆石化有限公司(下称政昆石化)。

参股国通管业,可能只不过是一种单纯的投资行为,为什么会惊动上海证监局?

记者随即致电上海证监局,得到的回答是:未正式结案之前不便对外透露细节,之所以要对上述公司及个人进行公告,的确是因为他们涉嫌违反证券法规。

当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表达对上述人员与国通管业关系的猜测时,该工作人员未予以否认,并透露案情涉及到股票二级市场。

随着调查的展开,新的问题接踵而来——国通管业为何屡发股价异动公告?在国通管业股价异动过程中,其十大股东的进出“轨迹”为何存在众多蹊跷之处?上述涉嫌在二级市场违规操作的公司及个人在其中“扮演”了何种角色?

引子:上海证监局的一纸公告

上海证监局日前发布公告称,已对上海政昆石化有限公司以及杨梅、张云静、黎峰、戴宿勇、邵洪兵、贺宪成和黄大银等7位个人涉嫌违反证券法规的行为立案调查。上海证监局的这份“追缉令”还公布了上述7人的身份证号码。

上海证监局为什么要调查上述公司与自然人?他们到底是违反了哪条证券法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查阅公开资料后发现,被上海证监局责令接受调查的政昆石化最早出现在国通管业2007年三季报十大流通股东之列。作为第二大流通股东,政昆石化持有国通管业的无限售条件流通股220.39万股。而到了2007年底,其持股数上升至231.83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3.312%,成为国通管业的第四大股东,仍为第二大流通股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后向上海证监局相关部门致电了解情况,证监局称已得到一些投资者的举报,但细节在未正式结案之前不便对外透露。该工作人员表示,之所以要对上述公司及个人的信息进行公告,的确是因为他们涉嫌违反证券法规。当记者指出有投资者反映上述人员与国通管业关系的猜测时候,该工作人员未予以否认,并透露说案情涉及股票二级市场。

但在国通管业的2008年一季报中,记者发现,十大股东中已没有了政昆石化的踪影,而至今也未见其上榜。令人不解的是,上海证监局为何在长达一年之后方才重提旧事?记者在调查中惊奇地发现,上述被“追缉”的公司与自然人都非等闲之辈,他们之间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海:追踪政昆石化

工商部门的资料显示,政昆石化的注册地址为上海浦东商城路618号三楼T26室。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上述地址所在的良友大厦发现,大厦三楼的上海石油交易所并不存在所谓的T26室。记者以业务合作为由请前台工作人员帮忙联系,但多次致电均无人接听。

据一位知情人士介绍,目前上海石油交易所除了交易大厅,其余均是一间一间的办公室,而这些办公室也大都是由交易所的会员租赁下来开展业务,政昆石化就是其中的一间。他还表示,“政昆石化的那位女士一般两三个月才能看见一次,来的话也是来去匆匆。”

记者随后在工商部门进一步查询后发现,政昆石化的注册法人就是杨梅,公司的注册时间为2007年5月3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同时,工商部门还透露另有一位出资人,但记者并未获知此人的身份。

而根据上海证监局公布的身份证号码,记者通过“全国公民身份信息系统”查找后得知,杨梅的身份证发证地为山东省滨州地区博兴县,性别为女性。

山东博兴县开始吸引记者的注意力。

山东:“山东京博”入眼来

实际上,不仅政昆石化的法人杨梅是山东博兴县人,上述7人中的黎峰、邵洪兵和张云静,其身份证发证地同样显示为山东省滨州地区博兴县。

这会不会是一种巧合?记者随后在滨州市人事考试中心的官方网站上发现,黎峰在2007年10月报考时填写的工作单位是山东京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山东京博)。该中心网站所显示,黎峰的身份证号码也与上海证监局公布的完全一致。

查阅公开资料后,记者再次发现,山东京博最早现身国通管业十大股东是在2007年报,那时的持股数量为136.68万股,占比1.953%,为第十大股东。而排在第五位的山东博兴京博印业有限公司(下称京博印业)和山东省博兴县韵事达贸易发展有限公司 (下称韵事达贸易)当时皆为山东京博的全资子公司,其持有国通管业股份合计占比4.899%。上述三者合计占 比6.852%,已经超过5%的举牌临界线,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并未发现山东京博或其一致行动人有举牌的公告。

实际上,早在2007年三季报,京博印业和韵事达贸易这两家山东京博的子公司就已出现于国通管业的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国通管业2008年中报显示,山东京博的持股比例为4.98%。随后的7月10日和9月23日又两次举牌,其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山东京博两次持股比例分别达5.001%和10.03%。

而邵洪兵也曾在山东京博旗下某公司工作。江苏省国税局网站2003年7月18日的一篇文章显示,邵洪兵曾在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下称京博石化)担任会计。在国通管业披露的股东中虽没有出现这家公司,但京博石化至今仍是山东京博的核心子公司。

记者在山东京博的公司网站资料中发现,黄大银2007年1月曾在其子公司京博印业担任副总经理的职务。由此不难推断,黎锋、邵洪兵和黄大银3人的“上榜”定与山东京博有关。

目前,只有神秘的张云静仍难觅踪迹。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某位接触过杨梅的知情人士处得来张云静的手机号码1379228****,查询其归属地后得知亦是山东滨州。但遗憾的是记者拨打该手机时发觉此号码已停机。

福建:“波澜文化”也沾边

上海证监局的“追缉令”中还有戴宿勇、贺宪成2人,他们与国通管业又会有什么关系呢?

记者再次从工商部门发现了新的线索。原来,戴宿勇正是福州市鼓楼区波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下称波澜文化)的法人代表。其身份证发证地显示为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

据国通管业2007年三季报,波澜文化排在公司十大流通股东的第一位,持股数量为256.95万股;截止2007年12月31日,波澜文化象征性减持了100股,占总股本比例为3.671%,仍为第三大股东。其持股比例仅次于持股11.891%的巢湖市第一塑料厂和11.426%的安徽国风集团有限公司。

2008年一季报显示,波澜文化再次象征性减持了200股,仍为第一大流通股东;08年半年报显示其持股数量已猛增至328.1万股;而到了2008年第三季度末,其持股数量竟只剩下226.09万股。由于6月11日实施每10股转增5股的2007年度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方案,国通管业的总股本增加至10500万股,2008年三季度末波澜文化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降为约2.153%。

记者辗转找到波澜文化法人代表戴宿勇现在的福州市某单位,电话中她告诉记者已知道此事,但拒绝了记者继续采访的要求。对于记者的直接质疑,戴宿勇并未对上述情况予以否认。

截至目前,记者尚未能查明贺宪成与此案有何直接关系。但在某些可信的资料中,记者查找到一位性别、年龄、所属行业及地区等情况,皆与上海证监局公布的身份证号码信息毫无二致的同姓同名人士。同时记者还发现,该人士的上述资料与2007年三季报中披露的第六大流通股东 “淮北市东成建设科技咨询有限公司 (下称东成建设)”高度吻合,该股东也持有国通管业股份161.23万股。

线索集中指向国通管业

《每日经济新闻》通过上述一连串调查后发现,这些被“追缉”的公司与7位自然人都与国通管业在2007年至2008年间进进出出的十大流通股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政昆石化最早在2007年三季报出现在国通管业十大流通股东行列,其注册法人代表就是杨梅。

山东京博及其控股的京博印业、韵事达贸易都曾在2007年报中出现在国通管业十大流通股股东之列,当时上述三者作为一致行动人已经合计占比6.852%,超过5%的举牌线而没有举牌,已违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相关规定。而黎峰、邵洪兵当时都在山东京博及子公司工作。

戴宿勇、贺宪成曾经工作的波澜文化、东成建设也都在2007年三季报中出现在国通管业十大流通股东行列。

那么,他们会不会就是因为涉嫌操纵国通管业的股价而成为上海证监局“追缉”的目标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统计后发现,国通管业在至今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已经多达6次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

依照时间顺序分别是,2007年5月30日、31日、6月1日跌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下称涨、跌幅异常),2008年1月28日、29日、30日涨幅异常,2008年3月28日、4月1日、2日跌幅异常,2008年4月15、16、17日跌幅异常,2008年5月9日、12日、13日涨幅异常,以及2008年9月8日、9日、10日跌幅异常。6次中4跌2涨。

从国通管业上述日期的K线图可以看到,如此频繁出现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这就是令散户既悲又喜、既盼又怕的股价“过山车”。不难设想,有多少不明就里的普通投资者将身陷其中?其实,未达到披露程度的涨跌幅异常波动还远不止这些,而这些未正式进入监管范围的“过山车”杀伤力更加强大。

同样不难设想,在股价的忽上忽下中,将有一小部分人的巨额利益得以滋生。我们不禁要问,国通管业这位“股价异动专业户”究竟是在为谁做嫁衣呢?

从上海证监局2009年“一号追缉令”的名单来看,政昆石化公司及这7位自然人之所以进入其 “布控”范围,背后的故事之精彩程度也许会超出我们的想像——《每日经济新闻》将继续为您做追踪报道,敬请关注!

上海妇科医院_为什么女性孕期也会患阴道炎

上海产前检查有什么项目?产前要做哪些检查?

阴部长肉粒是什么 重庆丰台华肤性病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牛皮癣为何容易复发? 牛皮癣的护理方式有哪些呢

南京皮肤医院哪家好:生活中如何远离鱼鳞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