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氨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板桥考古大揭秘穿越千年感受胶州湾繁华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9:13:08 阅读: 来源:聚氨酯厂家

今年9月6日,胶州常州路老市政府建筑工地,几名工人偶然发现的几个铁钱块,牵引出了一段充满神奇、意外的考古之旅。兽形瓦当、金簪子、官窑瓷器、陶石质纺线轮……近百件珍贵文物陆续出土,逐渐拨开历史的迷雾,将埋藏千年的宋代板桥镇市舶司呈现在世人面前。

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板桥镇市舶司遗址的宋代文化层发掘已基本结束,接下来还将继续发掘唐代文化层。截至目前,专家们这样评估此次考古发现:这是省内迄今为止规模最大、保全最完整的宋代遗迹群,它是宋代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研究宋代文化提供了宝贵的科研考古资料。专家透露,此次遗址发掘将申报今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

珍贵出土文物

件件都有故事

■胶州考古地宋代文化层已出土文物近百件

■考古地选出八件有重要考古价值文物

截至目前,板桥镇遗址宋代文化层先后出土有价值的各种文物近百件,其中兽形、“铭文砖”、金簪、莲花白瓷碟、铁钱块、陶砚、铜镜、陶石质纺线轮等八件文物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考古专家说,这八件文物见证了宋代胶州板桥镇市舶司遗址的辉煌历史,为今后宋代考古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

>>兽形瓦当

此次考古中,考古地先后发掘出土了“虎头”、“龙型”和麒麟多个兽形,瓦当中要数带有麒麟状图案的保存最为完整。

考古专家介绍,宋代建筑个人和单位房屋时,一般都会在屋檐设置动物形状,屋檐动物形状也代表房屋主人的身份。一般老百姓建筑房屋时大多设置金蟾和喜鹊,一些身份显赫的家族则会使用龙形或其他祥瑞图案。

出土的这些兽形表明,古建筑群遗址是宋代重要官邸,结合史料进一步推断,遗址就是宋代板桥镇市舶司一部分。兽形的出土,为研究宋代建筑文化提供了实物资料。

>>“铭文砖”

几天前,考古人员在挖掘一个深沟中,有了重大发现,出土了一块带有文字的宋代砖块。这块长方形砖头,特别之处就是砖面上写有繁体“天会入住,王仲”的文字。经考古专家鉴定得出重要结论,这块刻有“天会入住”字样的“铭文砖”,文字“天会”就是指金朝年号,“王仲”很有可能就是当年率金兵攻打占领板桥镇市舶司遗址时的一名金朝将领。

考古专家介绍,公元1115年1月28日,女真领袖完颜阿骨打称帝建国,国号大金,改年号为天会元年。金国建国后,展开以辽五京为战略目标的灭辽之战。五京一下,辽国随即灭亡。金灭辽后,与北宋遂成敌国。金太宗完颜晟即位后,挟灭辽之威,很快席卷而南,于天会五年(公元1127年)灭亡北宋。

“铭文砖”证明,为史料中记载的宋代板桥镇市舶司曾被金兵攻打占领过提供了依据,也为金兵将板桥镇市舶司毁坏提供了依据。

>>两根金簪

考古中最“贵重”的文物,莫过于发现了两根保存完好,顶部刻有梅花状花纹重约100多克的宋代金簪。

据史料记载,宋代金银器制造业已经进一步发展,不仅皇室、王公大臣、富商巨贾享用金银器,就连富有的平民乃至酒肆、妓馆也都大量使用着金银器。当时民间还开设了专门制作金银器的银铺,从而加深了金银世俗化和商品化的色彩,所发现的器物上多有商号标记。宋代金银器无论在造型上,还是在纹饰上,一反唐代的雍容华贵,转为素雅生动的风格。在装饰技法上较之唐代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运用立体浮雕形凸花工艺和镂雕的装饰工艺将器型与纹饰融为一体,充分体现了器物的立体感与真实感。

关于金簪使用,宋代妇女只有在结婚后,才能配戴发簪,而金簪在宋代只有妇女佩戴,男子则往往使用骨质簪和玉簪。从出土这两根金簪来看,金簪表面磨损不是很大,所以佩戴金簪的女子年龄不会太大,应该属于中年妇女私人器物。两根金簪之所以珍贵,是因在青岛地区还是第一次在宋代考古中发现。

>>莲花白瓷碟

最能代表宋代瓷器文化的则是,考古地出土的宋代“五大名窑”之首保存完整的汝窑莲花白瓷碟。

宋代瓷器非常鼎盛,在中国南北各地,先后产生了官窑、哥窑、汝窑、定窑和钧窑等著名陶瓷烧造中心,它们被后人合称为宋代“五大名窑”。 汝窑是北宋后期宋徽宗年间建立的官窑,前后不足20年,位列官窑、哥窑、钧窑、定窑这“五大名窑”之首。汝窑以青瓷为主,釉色有乳白、粉青、豆青、卵青、虾青等,汝窑瓷胎体较薄,釉层较厚,有玉石般的质感,釉面有很细的开片。汝窑瓷采用支钉支烧法,生产瓷器多进贡给皇室生活使用,尤以白釉瓷器更为特别,加上汝窑传世作品多,因此白釉瓷器非常珍贵。

这个汝窑莲花白瓷碟及其他出土的官窑瓷器,为研究宋代瓷器文化提供了珍贵考古资料。

>>铁钱块

考古地出土最多的文物,当属粘结在一起的铁钱块,共先后出土10余吨。专家介绍,早在1996年冬天,距考古地西侧不远的地方,在施工时就曾出土了重达30吨粘结在一起的铁钱。最大一块重约16吨,现在作为镇馆之宝就放在胶州市博物馆内。

史料记载,在北宋时期,北宋和辽、金两国常年战火不断,加之铜相当匮乏,金国便大量回收北宋铁钱制作兵器。北宋便取消用铁制造钱币,在各市舶司建立“钱库”开始回收铁钱,然后加入锡和铅重新铸造钱币。

众多铁钱的出土,为研究宋代的铸币铸造以及研究当时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

>>两方陶砚

砚台向来都是古代文人墨客的必用品和体现品位的私用品。考古地出土的两块陶砚,形状不一,但都保存完整。

两方出土砚台一个抄手造型,一个方形砚台都是当时宋代流行的一种式样,虽然两方陶砚都没有铭文,但在青岛地区历次宋代考古中还算是重要发现,对研究宋代文化有着重要作用。

>>葵花铜镜

铜镜是古代人生活的必用品,各个时代的器型多为圆形。考古地出土的铜镜形状上则比较特别,铜镜四周除了有对称8个“花瓣”外,器型别致,就像一朵“葵花”,铜镜背面还刻有不少文字。考古专家介绍,这个铜镜名叫“8突葵花铜镜”,铜镜虽然从唐代就已经大量存世,但在铜匮乏的宋代仍是稀罕之物,在宋代铜镜往往是达官贵人或者大户人家才能使用。以此判断,这里住户在当时肯定官宦人家身份显赫。

>>陶石质纺线轮

考古人员清理灰坑时,发现了一个陶质和石质纺线轮。两个纺线轮制作材料不一样外,器型都是圆形,中间还都有一个细孔,石质纺线轮还留有纺线的划痕。陶制纺线轮直径约8厘米,石质纺线轮直径约在7厘米。

据悉,宋代,手工纺织业已得到普及和推广,人们将棉麻通过纺线机先粗略制成纺线,然后再把麻线、苎麻线和棉线弄成粗细相同的经线和纬线,织成简单的平纹布加工服装。专家鉴定后认为,两个纺线轮都是古人纺线缠线所用,出土纺线轮说明宋代手工纺织业已进入鼎盛时期,为研究宋代纺织业提供了考古实物资料。

遗址分为三大文化层

昨天,记者在考古现场看到,除了几名考古人员在零散地对个别灰坑实施清理外,遗址地被分成四大板块进行测绘整理。“通过目前考古的情况来看,板桥镇遗址应该由三大文化层组成,在一个多月时间里,我们对地上两层的发掘基本结束。”考古工作者告诉记者,考古时代判断主要标准,就是各时代都会留有具有时代特征的土质文化层。通过初步发掘来看,板桥镇遗址文化层先后出土各时期不同

文物和建筑遗迹,此处工地最早可追溯到唐代。

考古专家说,据史料中记载,胶州在唐代时期就被称作板桥镇,当时经济繁荣,是胶州湾一带的行政、军事和经济的中心。唐代后期,随着历史变迁,此地也不断翻建,这导致土质文化层比较混乱,特别是宋代以后形成了“扰乱层”。

从现有的出土文物和建筑遗迹表明,该遗址先后跨越了唐、宋、元、明、清等朝代。经过清理,专家们认为,遗址地大致可分为三个文化层:唐代,宋代,元、明、清及民国时期。发掘已告结束的“扰乱层”和宋代文化层说明,胶州在宋代时期和宋代后期,经济就已非常繁荣。“正因为它在历史上的重要性,而此前我们始终没有板桥镇市舶司的实物记载,所以这次考古发掘意义重大。”考古队专家介绍,他们清理完宋代文化层后,将继续深挖转向唐代层考古发掘。

考古地是官邸遗址

“胶州板桥镇在宋代的位置非常重要,所以才会在这里建立市舶司,这是北宋在全国设立的5大市舶司之一,也是长江以北唯一设市舶司的大口岸。”考古专家描述说,板桥镇市舶司相当于现在的海关,当时主要负责山东半岛和苏北诸口岸与高丽、日本等国的海上贸易事宜。而北宋时期的海上对外贸易频繁,当时千船万帆云集胶州湾,在胶州湾北岸的板桥镇码头上进出口货物堆积如山,市舶司衙门前外国客商进进出出,酒肆、旅店和集市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昨天,在考古地现场,省级文物专家也应邀来到现场一起参与考古。“根据往年勘查结果来看,现胶州市常州路、湖州路、城隍庙院内、城隍庙南、云溪河以北、太平路以西都曾是板桥镇遗址。而现在这处考古工地应该就是板桥镇遗址中心。”考古专家告诉记者,发掘出的宋代古井、灶台、灰坑、兽形瓦当等遗迹表明,目前出土的这些建筑群应该是互相对应、相互牵连的宋代板桥镇市舶司官邸遗址。

考古专家透露,关于遗址是否实施原址保护,他们正在研究当中。

申请十大考古发现

“这次发掘,出土文物之多和古建筑群遗迹保存之完整,是我们前期探测时没有预想到的。”考古专家说,此次考古在省内应该算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建筑保全最好的一处宋代遗迹群,填补了省内关于发掘大型宋代遗址的空白,遗址是宋代文化的典型缩影,对研究宋代文化提供了宝贵科研考古资料。考古专家们将对文化层继续清理发掘,并将整理考古发掘报告编辑成册,作为考古资料永久保存。

据悉,除了邀请省考古专家前来外,我市还将邀请国家文物部门专家前来“会诊”,更好地实施细化考古和保存资料。考古专家透露,板桥镇遗址的此次发掘,他们有可能报请国家文物部门,申请今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

宋代层三大谜团待解

在一个多月时间里,近百件珍贵宋代文物陆续出土,给人们带来无尽惊喜的同时,也留下了多个等待破解的谜团。

■遗址地藏有“钱库”?

背景:发现大量粘连的铁钱块

考古队专家介绍,截至目前,板桥镇遗址先后出土了铜镜、金簪、骨簪、琉璃簪、玉器、铜钱、陶壶、铁钱、建筑物遗迹以及大量残破瓷器瓷片等众多文物。此次出土文物中最多的便是大量粘

结在一起的铁钱块,这些铁钱特点鲜明,大部分都有被冶炼焚烧留下的硫化痕迹。专家起初推断,板桥镇市舶司遗址地下可能藏有一个储存大量钱币的“钱库”。

但截至目前的发掘中,只是断续发现一些少量铁钱块,始终没有发现大量铁钱聚集在一起。那么,此处到底有没有“钱库”?如果有,“钱库”到底在哪里?“钱库”一说目前仍然困扰着考古专家。或许待宋代文化层全部考古结束,或继续扩大范围发掘时,一个让人震惊的古代“钱库”就会突然现身。

■此地设有北宋造钱厂?

背景:北宋用铁铸币 金国回收制作兵器

在考古发掘中,专家们发现了大小一致呈东西向并列排放的两处砖窑,砖窑四周还出土了不少铁钱。专家介绍,北宋宰相蔡京力推用铁铸造钱币,金国当时为了制作铁制武器,便大量回收北宋铁钱进行冶炼,制作兵器。宋朝随后取消了用铁铸造钱币,并在各个市舶司开始大量回收铁钱,加入锡和铅重新铸造钱币。因此,有专家分析认为,当时此地很可能曾设有造钱厂。

对此,部分考古专家有不同意见,他们认为,冶炼铁钱温度应在上千度,两处砖窑砖块上却没有发现燃烧硫化痕迹。

■是什么摧毁了市舶司?

背景:海啸、水灾和金兵入侵都有可能

有考古专家介绍,根据史料记载,元末明初以来,胶州湾发生了几次大海啸和十几次大水灾,一次次水淹泥沙淤积,靠水岸的板桥镇市舶司废墟受到冲刷后,板桥镇遗址也被掩埋在地下,云溪河也被逐渐淤积起来,整个地表层向上抬高了6米左右,所以板桥镇被埋在地下,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

而在此后的发掘中,考古人员又发现了一块刻有金朝年号的“铭文砖”和一把战刀,关于板桥镇消失的原因又有了新的推测。根据“铭文砖”上所刻文字推测,专家们认为应该是金兵入侵导致毁坏的可能性较大。

地下还有哪些惊喜?

因考古地的地下水非常丰富,专家们安排在外围挖掘了排水沟。在深挖排水沟地下近两米的位置时,让考古专家感到惊喜的是,地下竟发现了三层砖石结构。经过详细探测,考古专家论证确定,宋代文化层地下可能还建有唐代古建筑以及金银器和大量钱币等文物。在即将发掘的唐代文化层里,到底还有哪些惊喜发生,引人遐想。

■唐代建筑群现身?

依据:挖掘排水沟时

发现多层砖石

考古专家说,据史料记载,唐武德六年(623年),唐高祖李渊在密州东北沿海处设立了板桥镇,密州板桥镇位于今天的胶州市区。根据挖掘排水沟发现的多层砖石,考古专家认为地下很有可能存在唐代大型建筑群。

■藏有大量金银器?

依据:滨海重镇有较大对外通商贸易权限

考古专家说,金银器制作最成熟和繁荣的时期是在唐代。唐代社会经济繁荣,金银产量的增加,便有了大量制作金银器作坊。唐代社会开放,与周边国家的交往也很频繁,唐代取得了来自古国粟特、波斯萨珊、印度、东罗马的金银加工技术和装饰艺术,并相互融合,造就了唐代金银器娴熟精巧的制作工艺和典雅华贵的艺术特征。

考古专家猜想,板桥镇作为唐代的滨海重镇,在对外通商贸易等方面有较大的权限,当时此地金银饰品应该大量存在,那么遗址地下就很有可能出土珍贵的唐代金银器。

■“开元通宝”亮相?

依据:这种钱币是唐代的主要流通币

考古专家介绍,唐高祖李渊武德四年,李渊一改隋代以“铢”“两”为轻钱名的货币制度,铸行“通宝”钱币,取名为“开元通宝”。唐朝“开元通宝” 的钱文由著名书法家欧阳询所书,开元通宝有金、银、铜、铅各种币材和大中小各种版式不下百种。其中银钱较多,金质则传世较少。“开元通宝”是整个唐代的主要流通币,而且成为唐以后一千多年的铜钱模式。

“既然唐代就非常重视板桥镇,那么地下也应该有大量唐朝钱币‘开元通宝’存在。”考古专家说。

家居挂盘陶瓷货源

高压清洗机批发

四不像自卸车货源